• 今天给爸爸电话祝贺他生日的时候他说已经收到了这件衬衫。

    他说他正在看戏听不清我的电话晚上再弄好吃的也算过生日了。

    相信他一定没有看到保价栏目里面写的数字是660元。

    其实衬衫的价格并不是660元只是图个吉祥希望爸爸能够长寿到660岁。

    我承认自己是个细心敏感在乎细节甚至有点神经质的人。

    其实我也知道这种性格有利有弊可是我想随势改变也是不错的。

    虽然电话中没有对爸爸说生日快乐可是心里说了无数遍了在这里再说一遍。

    爸爸生日快乐健康长寿。

     

     

     

  • 2008-03-03

    密谋暴动。

    一些事情,说出来就失去了分量和意义。

    改变,从今天开始……

  • 2008-01-09

    血糖仪.

    本来去年都要买给爸爸的,可是一直拖到今年。

    去年的时候,去药房考察过,得知测量血糖需要用针头扎手指取血,觉得要是让爸爸自己扎自己的手指取血有点不忍心,有点心疼,害怕他心里不高兴,还是去医院让医生帮他好。也就迟疑没有买。

    12月底的时候见到医生出身的文案“首席铁匠”,仔细询问了一番,觉得还是要买给爸爸,这样他有的时候就可以一天多测量几次以便观察自己的饮食状况以及血糖波动情况。

    元旦那天,去了大药房,买了血糖仪,并且让医生教我怎么用,以便好教给爸爸。医生在我的手指上取血,因为没有控制好针头,血顺着手流了很多,可是我很平静。到第二遍我自己试验的时候,竟然可以熟练应用了。

    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这样,随着岁数的增大,就会觉得别人比自己重要,为别人做一些事情才会心里平静点。就在同时,我就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世界真的还有人不爱自己的父母和应该去爱的人?他们永远做的比说的少。

       也许,我们无法知道别人或者将来的孩子爱不爱我们,但是我们要爱自己的父母就够了。
  • 下午没事的时候,整理了一下随处乱扔的书,有30多本,有小说、散文、广告、漫画、设计、医学、经济的类别,这就是我近来床头看的书。

    已经习惯了把没看完的书、或者看完了但是觉得好的书放在随手拿得到的地方,譬如沙发、床头、电脑桌旁,以便自己随时阅读,而这种阅读往往是在睡觉前进行。

    有时,当你明白还有很多书没有读,就会觉得睡眠是一种浪费;或者工作了一天回家后,需要靠书让自己安静,给养,就会打开台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看上几页、几十页、一本书,然后便倒头就睡,也算睡的安稳,不失为治疗失眠的一种好办法。

    倘若哪晚不看书,就会胡思乱想。在黑夜中时而睁开双眼,时而微闭眼睛,到头来会有一种亏欠感袭来,越想入睡,就越不能入睡。时间就这样慢倍速地前行,会发现此时黑夜是多么地可怕与漫长。

    通常,也会定期去买一些经常看的杂志、报刊、《意》、《读书》诸如此类的,更多是看完就整理在该放的地方,很少会再次翻起。

    最近刚看完李欣频的《人生创意十四堂课》,觉得没有她最近写的《推翻李欣频的创意学》更加深入、更加让人忍不住阅读的时候停下来省悟自身。安妮宝贝的《素年锦时》也看了一半,很不错的一本书,淡雅的文字中情感发酵,这也是我看她的第一本书。

    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种感觉,就是看书的时候,会不自觉地和水中的一些东西对话,联想到自己,帮助自己不断丰满自己的知识架构与人生阅历,而这种对话的有效度往往就在深夜。我想如果非要让说出读书的意义,大概就是这吧。

    最后,发现应该看点智慧、修行类别的了。

     

  • 这句话彻底把我击翻,强忍着快要留下的眼泪,在电话中告诉妈妈,以后有事情了一定要告诉我,一定要告诉我。

    ……

    昨天给妈妈电话,问了一些情况后。妈妈告诉我,十几天前在家骑个小三轮自行车带着姐姐家孩子在街上闲逛,一个骑电动车的人转弯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妈妈的车子,那个人摔倒后头上碰了个包。善良的妈妈赶紧对那个人说:“全怨她自己了”,那个人叫了十几个人围着妈妈,非要赔钱,把妈妈吓的不轻。

    我问妈妈,你为什么不打我电话,或者打110也好呀,妈妈脱口说害怕我着急。妈妈,你怎么这样傻,我是你孩子呀。我不去帮你解决问题,谁去帮你解决问题呀。虽然我和姐姐都不在你身边,但是至少我同学在家乡公安局和政府上班,相信他们回去解决的呀。

    果然,后来带那个人去医院检查花了1000多块(我都不知道检查一下都要1000块),第二天那个人有去给妈妈要了1000多块,妈妈害怕那个人住在医院不走,就给了。

    妈妈,你怎么这样傻。

    那个人,你为什么这样为难善良的人。你为什么昧着良心为难善良的人。

    我的眼前不断浮现我猜测的那个场景,妈妈战兢的站在一群人中间,惊慌失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是那么单薄,想给儿子、女儿打个电话,可是害怕孩子跟着担心又用颤抖的手把手机装进口袋。你怎么这样傻,妈妈!

    可知道,这两千多块钱,虽然没有多少钱,可是对一向节省的妈妈和那个消费很低的城市来说,也是几个月的零花钱。可想而知妈妈一定会惦念那点钱的。我安慰妈妈,说只要你自己没有事情,我们不缺那点钱,出点钱无所谓。以后再有事情了,一定不要怕,不怨自己就别给人家说怨自己,打110或者给我们电话。

    我执意要给妈妈一些钱,她在电话中坚决不要,说姐姐刚从外地回去,已经给她钱了(姐姐害怕妈妈心疼那点钱)。

    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个没有读过书的母亲,傻的让我心碎,让我觉得怎么都报答不了她。

    打完这些字,眼泪还是止不住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