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9-15

    我们这样生存中,可能只是生存吧。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eduo-logs/389081.html

    来广州快50多天了,工作20天了,不知道怎么了,今天没有一点事情还是不想回去,坐在办公室里面,胡乱看自己最近作的稿子和网络上的别人的文字。

    广州的地产现实的要命,报广更是千篇一律,客户的强大无疑在扼杀创作的欲望。有时候想想,这样比较轻闲,可是不甘心陷在牢笼中固化思维的变性。

    看晃晃悠悠当年写的《晃在广州》,五羊新城是他工作过的地方,我现在工作的地方离那里也很近,石牌东、总统大酒店、岗顶、138、恐怕是到现在为至去的最多的地方,虽然我住在天河城附近。

    早上起来上班的时候感觉天有点冷了,在电梯间问前台小姐,广州这个月还会继续热嘛?她说到10月底的时候才穿长袖的,那个时候我出生的家乡和求学的城市应该穿薄薄线衣了。顺便在上班前想想妈妈一定起床了,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家里的情况,她说还好,问我在那里,我说在公司呢,通常都是时间很短我们就结束了谈话。

    公司很少有人在办公室抽烟,我也在克制自己不抽,下班的时候,我抽了大概6只吧。

    风透过没有关闭的飘窗窗户吹着我,有一点凉意,侧头看看外面的大街和热闹的灯光,听听汽车发动机声,也不知道自己在想点什么。

    每个人都在赶路,只是在路上步伐有的快点、有的慢点、有的正确着、有的错误着。其实谁知道呢?就像别人不可能完全了解你一样,包括你自己也不可能完全了解你。

    我常常在想,到底在广告的路上自己能够走多远,是不是最后只剩下为了活着而活着,在牢笼的圈套中连蜕变的勇气都没有了。

    做过的事情,付出的感情没有能够忘记的,除非你不是人,时间疗治一切也都是骗人的,是存在就是存在,是幻想都是幻想。想想,大多时候我们都在假设中生存,求得不知道结果的未来。

    刚才看了看烟盒,还有一只,我想抽完这只就回住的地方吧。除父母那里外,我从来不把住的地方叫做家。


    2004-9-9 22:22:5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