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22

    一个人揪心地站在街头,眼前一片空白。(接上篇)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eduo-logs/1963224.html

    今天没有下班就打算好先买点吃的东西给那个小男孩,并尝试给他聊聊。

    然后去理发让自己看起来精神点冲淡最近的情绪低落。

    当下午六点下班时间一到我就关电脑下楼去公司附近的便利店,

    看来看去实在不知道该买点什么,觉得火腿肠可能他多吃几天就买了两包。

    路上我一直在想怎么给他聊,他会接受东西吗,最后给他点钱他会不会要。

    因为选择了另一条路步行,在那个复杂的立交桥交叉口我迷失了方向。

    我一遍一遍地看路边的指示并在走了几个来回后终于找到那个他做饭的地方。

    可是他终于不在了,又一次我眼睛猛然往上一抬接着闭了一下,

    走上泥土地以便走的更近,看到熏黑的沙锅在旁边放着,锅盖打开着,

    里面放着勺子和未盛完的菜叶和米饭。愣了一会,我知道一切都晚了

    顺手摸了摸背包里面的火腿肠,想拿出来放在旁边还是终究没有拿出来。

    我站在街头,看过往的车辆和行人,眼里一片空白。我发短信给北京的铁匠

    说他走了。火腿肠没有送出去。

    铁匠回短信说,他会出现的,不要有负罪感。慢慢来。

    我知道是他在安慰我。

    我更理解了chan说的这些事情要冷静要冷静的意义了。

    也许也许他再也不回到这个地方了,我再也再也连一点补偿自己良心的机会都没有了。

    这个世界上行乞的人太多,只有这个小男孩这次让我如此揪心和负罪。

    可能可能是我见不得真正需要帮助的,真正真正把一件如此做饭吃饭当做快乐感动着。

    走路让腿脚酸疼,去了一个小吃店随便要了点东西,没有一点味道用辣椒酱促进吃完。

    我在想他明天会不会出现。

    我在幻想着如果他出现我是不是每天都给他带点吃的,然后尝试和他交流

    适当的时候帮助他学技能找工作。

    如果是残疾人,我想应该可以联系到社会保障体系。

    如果离家出走我会劝说他回去,给他买好票送他上车

    ……

    胡思乱想和一片呆滞如此间歇让我头大

    罢了。

    用文字敲打我思绪,敲打我起伏的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