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22

    《我们(你们)怎么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geduo-logs/1959526.html

    我知道我必须用文字的方式真实地记录下来,至于能不能有点积极的作用,对我,对你,已经无关紧要,一些东西早已超越了事物本身…

    一、面对弱势,有时,我们就这样感慨着擦肩而过

    我现在在广州,拿着刚好够生存的工资,在写字楼劳动,通常会在下午下班后,用大约20分钟的时间步行回到自己的住处,习惯在路上想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昨天,如往常一样,我走在马路右边的人行道上晃晃悠悠的回住处,眼神时而会不住地打量周围的一切。当我走到广州大道和黄埔大道交叉口的立交桥的时候,在我的右边,也就是立交桥的下面,我被一幕勾住了脚步,一个大约10岁、或者更大一点的男孩子,正在自己用砖头支起一个锅(暂且称那个容器为锅),用包装盒当燃料生火翻炒锅内的食物,我看不清里面都有些什么,他是那么的专心,我驻足停顿了一下,深深闭了一下眼睛就这样默然的走开。

    我在想,我应该掏出钱包,给他10块钱,或者更少也可以,抑或带他去吃碗5元的拉面,可是我却没有做到,难道仅仅是因为我走到他面前需要5米的距离?

    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就这样自得其乐的自食其力,更是越发的不能原谅自己,我知道我的一点点帮助改变不了他什么。也许这是这个社会的一些问题,中国需要走的路还很长,但是我们敢说我们自己不是这个社会的一分子…

    有些事情,就注定要在连续的时间深深刺痛着你的眼球,刺痛你的心,让你自己心乱不已。

    今天下班后,那个男孩子还在哪里做同样的事情,只不过我看到了这次放到他的旁边多了一些破烂的快餐盒,我敢断定那肯定是从垃圾桶拣来的,我同样擦肩而过,同样感慨良久,事后,觉得自己像是在犯罪。

    我怎么了。我相信这样的事情,如我一样的人千千万万,已经不想再说这个社会有多少人靠欺骗,白天行乞晚上住酒店。真实就这样血淋淋的在心中插了一把刀,却找不到疗救的办法。

    我们怎么了,是这个社会欺骗了我们,还是我们在自己欺骗自己。

    后记:如果明天下班后,还看到这个男孩子作同样的事情,我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相关真实链接一:chan(一个msn的朋友,暂且用这样的名字),昨晚和他聊起这个事情,他说他刚工作的时候,上班经常遇到一个行乞的老人,那个时候没有多少钱,但他每次都会凑够10元给到那个老人,有次大概那个老人以为chan穷,说实在凑不够10元不必给了,直到有一天那个老人消失,他问旁边的另一个老人,说出世了,难过了好久。(故事如有出入,不影响我说明的目的)

    相关真实链接二:妈妈,三年前去我读大学的城市看我,然后我陪她逛街,她见一个行乞的人就给一些零钱,直到零钱全无,我不忍心阻止她……

    相关真实链接三:凯文卡特,赢得九四年普立兹新闻特写摄影奖的作品。那是一个苏丹女童,即将饿毙跪倒在地,而兀鹰正在女孩后方不远处,虎视眈眈,等候猎食女孩的画面。这张震撼世人的照片,引来诸多批判与质疑。当人们纷纷打听小女孩的下落,遗憾的是,卡特也不知道。他以新闻专业者的角色,按下快门,然后,赶走兀鹰,看着小女孩离去。在他获颁这一生最高的荣誉,两个月之后,卡特自杀身亡。道德良心上的遣责,可能是卡特无奈结束生命的原因之一吧?

    相关真实链接四:直到今天,我如果在公交车候车处见到拉弦子行乞的残疾人,都会给一点零钱。

     

     

     

     

     

    分享到:

    评论

  • 今日下雪,你出来工作不易,正好我不工作,留步为你掏口袋。

    明日上班,我们出来工作都不易,可惜我赶时间,只得匆匆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