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进的路,主要还得靠自己。但你又不得不承认,还有外力的作用。这个作用从侧面反应了你的人脉、调配处理系统,也正是它,让你得到机会、安慰、帮助、爱、解脱等等,让你从容化解阻力,一路向前。

    遇到过一些人,抱怨说“如果我在那个位置,做的并不比他差。”,那么你问过你自己没有,既然他和你一样,为什么人家到了那个位置,可能除了你没有认识到的自身问题外,还有他借助了外力的作用,譬如朋友的引荐、好心人的帮忙;还有一些人,总是要求别人给予他这给予他那,别人都不顺从他的心,那么你问过自己没有,别人凭什么给予你这给予你那,别人为什么都要顺从你,问过没有?

    生活、工作中遇到这样单向的抱怨、单向要求比比皆是,也造成一些人心态不够平静,总觉得世界和他作对。其实是他的待人处世出现了问题。

    这个社会是公平的,朋友也不是一直支付东西给你的应急系统。设想一下,如果你的朋友经常帮助你,鼓励你,然而当他需要你仅仅安慰的时候,你都置之不理,久而久之,朋友肯定是不会是朋友了。也许有人会说,朋友是不应该计较回报的,我想那是理想状态,那是在强调要抛却物质索求的状态。如果把这个回报泛化,可能你的一个微笑,你的一个加油的动作也都是这个回报系统中的组成。

    说了这么多,回到正题,其实想要说的是:当你觉得没有被爱、缺乏帮助、缺乏理解的时候,先去爱别人,帮助别人,理解别人;那么,你的周围就会有一个源源不断的磁场,会发现很多人和你站在一起,很多人会在第一时间即使没有你的要求都会挺身而出,形成合力,助你前进,步伐怎能不快?

    这就是要说的善意,一定要记得,它是你前进路上不可或缺的品质。另外还让你在前进的路上少了很多抱怨和牢骚,心态保持平和和快乐。

     

  •       中午和同事去吃饭,喝紫菜汤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吃了两片姜,并没有觉得辛辣。

         人是奇怪的动物,我是超级联想丰富的人。这一吃就想到了爸爸,记得小时候,看到爸爸吃菜里面的姜,都感觉到不可思议,怎么自己现在可以忍受这种滋味,并且还觉得味道不错。

          真不错。

          我还在想为什么自己可以从不接受到接受呢?可能是味觉退化?可能是心态平和,遇辛辣也能控制?或者是给个高尚的理由,阅历让人可以尝得百味?

          那就给它一个装的理由吧,正如这篇文章的标题。

         我想:"所谓的那些哲理都是这样诞生的吧?"一笑而过!

       

  • 2008-04-03

    夜。袭。

    1、又有项目组的客户部同事yuki马上要离开公司,下午跑到创作部和我照了一张相。记得前年偶尔去南宁出差,她安排秘书订票、机场接车、还请吃饭,热心负责的好姐姐。

    2、看完《奋斗》后觉得特后悔,很恶心里面的几个人,觉得太自我。和我现在的原则“不要张口就要求别人这样那样的,要先学会先付出……”不合。难道,真的老了。不过里面穿插的那些非专业歌星的老歌让我一下子想到过去,很情绪。

     

    3、睡眠越来越少,不到两点基本不睡。我的理解是岁数大了。因为我爸爸晚上大概才睡三个小时。

     

    4、写标题觉得问题还不大,猛然间觉得不会写内文了。有时候自己都恶心自己写的文案。因为做年轻品牌,不得不重看《milk》、《1626》,得挖点新词。

     

    5、去年五一去云南云游了半个月,今年没假了。最近的清明节要放一天假,不知道干嘛。

    打麻将?爬山?

     

    6GCD今天发了内部邮件,如果没加班,没生病,没急事,要上午十点前到公司,好时光不在了。

     

    7、最近广州天气惹人,下个不停。

     

    8、不怎么喜欢抽烟了,逐步在减少。

     

  • 今天给爸爸电话祝贺他生日的时候他说已经收到了这件衬衫。

    他说他正在看戏听不清我的电话晚上再弄好吃的也算过生日了。

    相信他一定没有看到保价栏目里面写的数字是660元。

    其实衬衫的价格并不是660元只是图个吉祥希望爸爸能够长寿到660岁。

    我承认自己是个细心敏感在乎细节甚至有点神经质的人。

    其实我也知道这种性格有利有弊可是我想随势改变也是不错的。

    虽然电话中没有对爸爸说生日快乐可是心里说了无数遍了在这里再说一遍。

    爸爸生日快乐健康长寿。

     

     

     

  • 因为高中同学和机场在另外一个城市,春节返回广州的时候还是决定提前一天离开家。那天下午,妈妈事先整理了一堆吃的东西让我带。我说真的不缺留着您们自己吃吧,再说也比较重拿着真的不方便,还骗您说可能超重搭飞机要多收钱。您说家里的东西好吃买东西贵,执意塞满了整整一包。虽然当时有那么一点点不情愿,但还是把东西拿上了,害怕您不高兴。

    然后您送我到车站,找到对应的公共汽车,我就上了车。您站在距离车两米左右的地方,时而看我一眼,时而把目光转向别处,我也一会侧头透过车窗看您,一会正眼木然看前方。本来想走下车,给您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等了一会看您的时候,发现您已经转身背对着我的视线,从背后看到您的胳膊弯了起来在略微晃动。那一刻,我感觉到您肯定正在用手抹掉流下的眼泪,您的心一定十分难过,一定在想我们见面又要等到下一个春节了。

    车还没有开动,我也没有挥手示意让您回去,也知道就是挥手了您也不会回去,就这样彼此互相间断地看着对方。

    大约十分钟后车慢慢开动了,看了您一眼朝您挥了挥手。车出了车站,半直起身子张望您在那里,发现您慢慢跟随在车的侧后方,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我坐的那个窗户。站起来向您挥了几次手,然后坐下不再看您,此刻心碎的一塌糊涂,抬起头闭上眼睛不让眼泪流下来。一路上,我都不能让自己从您转身擦泪的场景中脱离出来,就象一幅定格的画挂在心里,印在脑海……

    到广州20多天了,还会不经意间看到这个场景。我在想:“有些东西始终要陪伴着一个人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够轻易打动我们,除了爱。对于父母,是不是能够给予他们更多?让他们感知生活的幸福,人生的安慰,从而身心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