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06-25

    乱了。

    不用上班不用准备所谓的任务可以睡到自然醒可以慵懒的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

    逃离客户逃离项目逃离坐车逃离打卡逃离敷衍,让生活告诉所谓的生活。

    桌子上放着几种不用的香烟从一种到另一种试着可以过度到减少开支的结局可是发现有点难。

    扔掉用了两年的电话,新的还是弄不懂怎么用,发现越来越苯了。

    那个公交车站牌下总有拉弦子的盲人,总会把兜里的硬币轻轻放在碗里面。

    这个城市是四处毕业的人,该分别的该忘记的统统一笔勾销,不知道又有多少伤心人夜夜挣扎夜夜等待天明。

    失眠之后还是失眠,音乐和电影也抹不去惊心和落魄、荣耀、乃至虚荣。

    深夜两点听老的歌曲,用冰冷的水冲去身上一切脏的东西,心里该忘记的哪些依旧隐现。

    一直透支青春包括银行卡银子,不知道广告的生命有多长,在这条路上可以走多远走多阔。
  • 2004-06-25

    生活是复杂的

    《性 食物 女人》、《游戏规则》、《杀死比尔2》 还没有看。

    反反复复的听《爱你的宿命》。

    因为不用上班,可以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觉。

    喝酒回来路边大排档是喝酒的男女,幸福无比。

    抽很多烟,不用顾及伤害身体,精神的折磨远远大于身体的疼痛。

    那家我经常吃饭的地方来了漂亮的服务员,笑的好迷人。

    夜深,喝冰冷的牛奶,可是心理温度39.8°c。

    黑暗的小屋,高背椅,桌子上的万花筒肆虐窥探我心的软土。

  • 2004-06-25

    迷离

    暖色的灯光,煽情的音乐。

    6瓶啤酒。两盘沙拉。一盘瓜子。一壶“放肆情人”花茶。一包“红双喜”。

    晃晃椅。沉默。沉思。对视。暧昧。

    放松很彻底。因为可以不管工作。不管另人。

    她问我有没有“one night stand”。

    假装不懂。懂又能怎么样?

    人是有欲望的。

    别tmd给装高尚。

    仅此而已。

    罢了。


  •  累了,想修整。

    已经提交辞职报告,等老一开口放人。

    另放弃绝好机遇,只为咀嚼。

    城市四年未见之狂风暴雨,隔人于城市陋顶之下

    是上帝惩罚我,还是上帝奖励我?

    如许种种,百千情绪,或叮咛或萦怀。

    毕业,就开玩